查找:                      轉第 顯示法寶之窗 隱藏相關資料 下載下載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轉發轉發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觀點丨《公司法解釋(五)》:條文解讀及問題評析
【作者】 廖榮華;廖海清;于文敏【合作機構】 北京市漢坤律師事務所
【中文關鍵詞】 關聯交易;股東代表訴訟;董事職務解除【主題分類】 企業法務
【發布時間】 2019.07.03
【全文】法寶引證碼CLI.A.230368    
  2019年4月28日,最高院公布了《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五)》(以下稱“《公司法解釋(五)》”),該解釋于2019年4月29日正式施行。根據最高院民二庭相關負責人就《公司法解釋(五)》答記者問[1](以下稱“答記者問”)關于出臺背景的說明,《公司法解釋(五)》的主要目標是保護公司股東尤其是中小股東權益,優化營商環境。基于這一目標,《公司法解釋(五)》分別對關聯交易的司法審查及救濟方式、董事職務無因解除及補償、公司利潤分配時限、有限責任公司股東重大分歧解決機制等方面作了規定。
  整體而言,《公司法解釋(五)》為特定類型的公司糾紛案件提供了相對具體的司法裁判規則,對司法實踐中常見爭議或留白問題具有一定指引作用。但由于條文相對原則,有些規定的合理性和可行性似仍有商榷空間,并有待司法實踐檢驗和完善。筆者謹結合實務經驗對該解釋的主要條款逐一解讀并就可能出現的問題作初步探討,以供客戶和同仁參考。
  一、程序合法不足以抗辯關聯交易損害賠償請求
  
  就關聯交易行為損害公司利益導致的糾紛,直接的法律救濟依據是《公司法》第二十一條,規定案由為“公司關聯交易損害責任糾紛”。根據我們的觀察,該類案件在公司糾紛訴訟中占比不大,原告在此類案件中的勝訴率也相對較低,這與法律的可操行性不強以及原告的舉證責任過重不無關系。
  在公司關聯交易損害責任糾紛案中,爭議焦點通常為:(1)關聯關系及關聯交易的認定;以及(2)關聯交易給公司造成的損失的認定。原告證明關聯關系和關聯交易的存在并不難,但要證明關聯交易損害公司利益和量化損害后果卻并不容易,這也是原告面臨的最大風險和常見敗訴原因。關聯交易合法有效的核心判斷標準應是價格公允輔之以程序合法,但價格是否公允并無法定要件和判斷標準,有賴于裁判者在個案中進行認定,而《公司法》僅對部分關聯交易事項的表決回避有相關規定,例如,股東或實際控制人對公司向其提供擔保的決議應回避表決(第十六條)、上市公司董事對涉及關聯企業的事項應回避表決(第一百二十四條)等,而未建立完善的關聯交易表決回避制度和體系,由此導致實際控制公司的決策方(通常為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和高級管理人員)有能力操控關聯交易的表決程序,進入訴訟程序后則常以信息披露充分、表決程序合法作為抗辯理由。在原告無法對關聯交易是否公允提供有說服力之證據的情況下,裁判者據此直接判決原告敗訴的情況并不少見。
  在此背景下,本條明確了被告僅以信息披露和表決程序合法作為關聯交易抗辯理由的將不被支持,這對司法實務中原告存在的舉證困境具有很強針對性,甚至可以認為隱含了舉證責任倒置的立法意圖。雖然本條并未從正面明確被告的舉證責任,但從本條隱含的立法意圖來看,被告在此類案件中將不可避免地須從關聯交易的公允性、關聯交易與損害后果之間不存在因果關系等方面進行抗辯。
  考慮到被告對公司的控制力和影響力,公司自行提起此類訴訟存在現實困難,本條第二款明確了有限責任公司股東、股份有限公司連續一百八十日以上單獨或者合計持有公司百分之一以上股份的股東有權就此提起股東代表訴訟。本款并不屬于本次司法解釋新創設的程序,以往的司法實踐中也不乏股東依據《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條對關聯交易損害公司利益的行為提起代表訴訟的案例。
  整體而言,本條規定對于公司的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及高級管理人員是否具有一定的“威懾力”,起到保護中小股東權益的目的,還有賴于司法實踐的檢驗。如果法院對于此類糾紛要求被告承擔關聯交易的公允性、關聯交易與損害后果之間不存在因果關系等方面的舉證責任,則被告的敗訴風險將大大增加。
  二、股東有權代表公司就關聯交易合同無效或撤銷提起訴訟
  
  利用關聯交易損害公司利益的行為屬于侵權行為,《公司法》第二十一條規定的救濟方式為損害賠償責任。但實踐中損害賠償不一定能充分維護公司利益,尤其是損害難以舉證和量化的情況下。關聯交易一般均需通過合同行為實現,在損害賠償無法充分維護公司利益的情況下,允許通過合同無效或可撤銷制度來實現救濟是很必要的。考慮到關聯交易的特殊背景,該條賦予了股東在公司未起訴合同相對方情況下提起股東代表訴訟的權利。
  從肯定股東訴權的角度而言,該規定無疑具有積極意義。但該條規定極為原則和簡略,仍有諸多問題有待進一步明確。舉例而言,理論上存在公司起訴控股股東要求其承擔關聯交易損害賠償責任和股東根據此條要求撤銷合同并行的訴訟,而公司可能是基于合同履行完畢確認損害數額,實則與股東代表訴訟下撤銷合同的訴訟請求存在矛盾。此時應優先尊重公司行權還是應等待股東代位訴訟對合同效力作出判決后再審理損害賠償之訴并確定賠償范圍,該條并未給出答案。考慮到現實復雜性,我們理解該條也很難作出統一規定,如公司僅起訴控股股東而放棄合同相對方是控股股東權衡利弊后的選擇,賦予股東代位之訴優先性具有合理性,而如果公司起訴是

  ······

法寶用戶,請登錄后查看全部內容。
還不是用戶?點擊單篇購買;單位用戶可在線填寫“申請試用表”申請試用或直接致電400-810-8266成為法寶付費用戶。
【注釋】 [1] http://www.court.gov.cn/zixun-xiangqing-155282.html,依法保護股東權益服務保障營商環境—最高人民法院民二庭相關負責人就《關于適用若干問題的規定(五)》答記者問
©北大法寶:(www.rzdyjj.live)專業提供法律信息、法學知識和法律軟件領域各類解決方案。北大法寶為您提供豐富的參考資料,正式引用法規條文時請與標準文本核對
歡迎查看所有產品和服務。法寶快訊: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檢索結果?    法寶V5有何新特色?
掃碼閱讀
本篇【法寶引證碼CLI.A.230368      關注法寶動態:  

熱門視頻更多



排五走势图2元彩票网